你的位置:首页 > 篮球 > 篮球资讯 > 揭秘|NBA裁判员:承受球迷球员的双重压力 被忽视的心理问题群体

揭秘|NBA裁判员:承受球迷球员的双重压力 被忽视的心理问题群体

来源:25直播网2021-06-06 16:35:35

《Mind Yourself》是一档心理健康系列节目,它关注的是人们如何与心理问题抗争,心理咨询机构是怎样帮助人们解决心理问题以及在这些方面有哪些好用的方法。事实上,NBA里也有一个需要被关注是否存在心理问题的群体,那就是吹罚比赛的裁判员们。在职业体育领域,可能没有哪个群体遭受的压力比NBA裁判员们更大了。

资历稍微老一点的球迷们一般都知道一位叫做乔伊-克劳福德的裁判,他因为马刺球员蒂姆-邓肯坐在板凳席上大笑而将其驱逐出场,这次判罚也让这位裁判闻名整个联盟。那场比赛之后,克劳福德被禁止吹罚那个赛季的剩余比赛,并被联盟处以10万美元的罚款。时任NBA总裁大卫-斯特恩还命令克劳福德暂时停止工作,先去接受心理治疗。

事实上,这次事件其实给克劳福德带来了一些帮助,他得以真正面对自己的问题并尝试解决它。在接受《GQ》采访时,克劳福德坦言,如果能早一些尝试心理治疗,自己的情况会好得多。克劳福德说:“那种过分的吹罚在我的职业生涯里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我因为对邓肯的那次吹罚被停赛,而且被处了罚款。这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那次事件之后,我开始直面自己的问题,和以前将问题忽略不同,我开始寻求外界的帮助。”

克劳福德在2015年找到了乔尔-菲什医生,在菲什医生的治疗下,他变得更加自在和舒适,而这种感觉在他的日常工作中是难以体会到的。而现在,他也在积极地和其他人推荐菲什医生。克劳福德说:“我能度过过去的十年时间,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接受了心理治疗。”

其实,工作压力在哪个行业都存在,很多行业的压力甚至高到超乎我们的想象。但对于NBA的裁判员们来说,他们面对的压力又是很特别的。NBA本身就是一个充满压力的比赛环境,再加上极快的比赛节奏和大量的体力消耗,裁判员在吹罚过程中难免出现错误,而这也成了他们压力的来源。马克-戴维斯有着23年的NBA吹罚经验,他在接受《GQ》采访时坦言,球员们对于判罚的质疑以及球迷们对判罚的不满是裁判员压力的最大来源。戴维斯说:“他们就是不满意你的吹罚,然后就对着你怒吼。哪怕你做得再好,他们也能找出毛病。事实上,他们希望你做到完美无缺,但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与此同时,这还不是裁判员面临的所有困难。戴维斯接着说:“除了比赛的吹罚,我们还要进行大量的长途旅行去比赛场地,我们经常要和家人分开。同时,我们也经常面临睡眠不足等问题,我觉得,体育界没有哪个群体的压力会比NBA裁判员们更大。”

克劳德现在是联盟中的一位裁判训练师,负责训练新的裁判员。但时代不同了,现在的裁判员们有着比过去多得多的心理健康治疗资源。而这种现象的出现,则要追溯到去年的复赛阶段。

NBA的所有球队里都有负责心理问题的专门工作人员,但复赛园区的安排却让他们无法都进入园区。和球队随行的工作人员名额很少,而且大多属于球队高管和体能教练。临床心理学家德里克-安德森博士在复赛期间进入了园区,他在NBA中已经工作了几年,去年的复赛期间,他是唯一能和球员们进行面对面交流的心理医生。安德森服务的对象不止是球员和球队工作人员,还有裁判员和NBA的供应商们。他说:“住在园区里意味着他们要远离自己的家人,这也导致园区里到处都弥漫着焦虑的氛围。所以,他们会选择找我咨询,事实上,每天找我的人可能有2500个之多。”

其实,NBA在每支球队所在的城市都建立了一个心理健康从业者的网络,这使得球队能在有需要的时候迅速获得相关服务。但因为打比赛的关系,所有人都需要在各个城市之间来回奔波,这也加大了及时联系的难度。而在复赛园区,这种情况得到了缓解,无论谁有心理方面的问题,都可以直接找到为之提供面对面帮助的人。戴维斯说:“大家构建起了一种互相信任的关系,这是一种真正的信任,而不是那种浮于表面的人际关系。”

NBA的管理层对这些项目也有着很高的评价,他们希望这些项目能长久地保留下去。复赛结束之后,安德森辞去了自己的职务,但心理咨询的服务却被NBRA(裁判协会)保留了下来。这个项目由尼娜-里奥斯-多里亚博士和吉姆-索达博士主导,旨在为裁判员们提供心理辅导,而辅导则分成“响应式”护理和“主动”资源两个大块,前者主要以治疗课程的形式出现,后者则会由专业人员给裁判员们提供每周心理健康通讯或是呼吸练习和减压的相关意见。

想要推行心理健康治疗,一个关键因素是克服人们在寻求这方面帮助时会产生的耻辱感。换言之,就是要让裁判员们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并认可寻求帮助这种方式。克劳福德对此深有体会,生涯早期,他一直希望自己保持强硬形象,这种想法从比赛场上延续到场外,使他认为去看心理医生是懦夫才会做的事。戴维斯说:“人们不希望自己的压力被展现出来,也不希望别人对此进行评价。但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别人不会关注你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会去评论你遭受的压力。”

在推进心理健康治疗方面,NBA球员凯文-乐福和德玛尔-德罗赞也做出了重大贡献。有着18年NBA吹罚经验的扎克-扎尔巴说:“他们俩在这方面的言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觉得,外界并没有对这种影响力做出客观的评价,他们影响的不仅仅是NBA,还有许许多多其他行业的人。”

停止评价他人的压力对于裁判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让他们不必担心去寻求心理帮助可能会产生的后果,而在过去,他们则需要好好思考上司对这些行为的想法。联盟裁判发展和训练副总裁蒙蒂-麦卡琴说:“我们在采取措施杜绝这种现象,他们应该在不用承担任何负面影响的情况下获得寻求心理帮助的资格,这并不是什么软弱的行为,只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而已。”这番话是非常坦诚的,它不但给裁判员们带来了帮助,也帮助了他们的家庭,毕竟,承受生活压力的,还有裁判员的家庭成员们。扎尔巴说:“我们经常会忽略伴侣的压力,因为疫情,她们不得不在家里更多地教导孩子们念书,这些压力也是非常沉重的。”

除了给裁判员们提供服务,对他们的家庭成员也是来者不拒。对于裁判扎尔巴来说,没能和妻子以及两个儿子多享受家庭生活是他的遗憾,也是他的压力,而心理咨询项目则给他提供了许多帮助,帮助他疏解了这方面的压力。对于这个项目的组织者和参加者来说,这个项目最重要的一个贡献就是在逐渐改变人们对于心理健康治疗的态度。以前,心理健康治疗并不是一个人们愿意谈起的话题,但这个风气正在逐渐改变。克劳福德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一现象发生在我年轻的时候,那样情况就会变得更好。”

原文:Ben Dowsett

编译:晴天

顶部